Apple Soul

京京、黑青兩人社團
同人文字創作為主

【東京喰種】
ヨモウタ(四方詩)
【刀劍亂舞】
伊達組、太郎太刀中心、岩融中心


【京京】
在火星上種馬鈴薯
在CWT的中心呼喊,我自己

【黑青大叔】
酪農,想吃的肉自己養

applesoulfanfic@gmail.com

© Apple Soul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Newt/Credence] I found you 03

電影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同人文。

Newt/Credence ;斜線前後無差。基本清水糧食向。

棄權,角色不屬於我。

只是想滿足腦洞;本人只看過電影,所有一切都是瞎掰+腦洞。

--

--

03   笑容 (the Smile)


他睡著了,沒有夢。

再醒來的時候只看見木桌上的燈火,小屋裡很溫暖,他身上裹著毯子;屋內的照明昏黃,他無法確切判斷時間。以往他的一天會從刺耳的手搖鈴聲開始,必需在鈴響後三分鐘內換好衣服、穿戴整齊、疊好被子。動作慢的孩子會被記上一筆,早餐領到的食物就少一些。


回憶讓他翻身坐起,充滿驚嚇的。毯子從他身上滑落,他坐直身子之才慢慢意識到自己身在何處;睡眠讓他的精神好多了,溫暖的空氣舒緩他的神經,這是幾週來他第一次沒有作夢。那團深黑陰影、利爪和刺耳的搖鈴聲瞬間離他遠去,他赫然發現自己面對的是一片空白。


陌生而無所適從。


接著他看到Newt。

枕著手臂,趴在桌上睡著。桌上幾乎被散亂的書佔滿,Newt纖瘦的身影隱沒在書堆裡,皺著眉,似乎睡得不太安穩。Newt的手肘邊有個紙盒子,魔杖放在紙盒子上。


紙盒子的盒蓋動了動。

他最先以為是自己眼花了,伸手揉了揉眼,隨即聽到啪一聲,魔杖滾落地上。再定神看向紙盒,盒蓋被頂開,一雙烏溜溜圓圓的大眼睛看向他。

毛茸茸、半圓形狀的小耳朵、張開的嘴和小小的虎牙、攀到紙盒邊緣小小茸茸的腳掌……是隻貓……?!看上去像隻幼貓。體形很小,大概一個手掌大,幼貓與他對視幾秒,頭一偏,然後像是決定了什麼似的,開始大叫。

「咩嗚----!」

嗓音細嫩,近似於沒發完全的「喵」,雖然微弱但氣勢十足,就像對他下命令一樣。

「呃、等等、我……」

見他沒反應,幼貓喊得更大聲,原本攀在邊緣的腳掌對空伸出,似乎想爬出盒子往他的方向靠近,盒子隨著幼貓的動作慢慢往桌緣移動,大概三分之一左右被推出桌緣。

「你餓了是嗎?好、我知道,等等,維持在那裡不要動、不要動…」

「咩嗚----!」

二分之一左右被推出桌緣。

「等等……!」

幼貓移動的速度比他想像中快,紙盒唰地翻了,他衝向摔出紙盒的小毛團--的確像隻貓,但多了條魚尾巴--手心朝上,伸長雙手,三步併作兩步往前撲去。


就在那個瞬間感到胸口刺痛。

激動的情緒像根尖利的錐子,較之夢中,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痛楚顯得更劇烈更難以忍受,視線一黑,像被無形的力量掐住了脖頸,他感到窒息。

舖天蓋地的恐懼淹沒他之前,有誰抓住了他。

溫柔的力道支撐他,背部感受到柔軟的體溫,視線恢復明亮清晰,他在某個人懷裡,安穩的。


Newt的聲音傳來,還帶著幾分睏倦。

隨著他的注意力轉向Newt的聲音,胸口的刺痛感也消失了。


「呼……好險。」


他從來沒有這麼親密的被某個人摟在懷裡,雖然說起於意外,但這麼近的肢體接觸讓他心跳加速,熱度泛上雙頰;他想掙開,但環繞自己的體溫又顯得美好而溫暖。讓人貪戀。

Newt似乎沒注意到他的糾結,確定他站穩之後就放開他。


「先生…我……」

「啊,你接住了這個小搗蛋。」Newt輕輕一笑,「做得好。」


他看向自己的掌心,有著魚尾巴的幼貓眨著黑溜溜的大眼,蜷成一圈毛團,再度對他張開嘴,發出細小不完全的「咩嗚」聲。


「牠是漁貓(Fishing Cat),原居住地是東方的深海,這隻是媽麻在搬運過程中不小心遺落下的;目前的幼崽階段,四個小時到六個小時就要餵牠一次……我之前睡著了,餓壞了這小傢伙。」


Newt撿起地上的紙盒,進行簡單的收拾。

他覺得Newt看上去很是疲倦,感覺自己打擾了Newt休息,覺得歉疚。


「Credence?」

Newt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,「你不舒服嗎?」

他搖頭。

Newt靜靜注視他幾秒,「你之前受了很嚴重的傷。」

「如果感到任何不舒服或不對勁,隨時告訴我。」

他怔怔點頭。

Newt輕輕一笑。這男人的笑容似乎具有某種溫暖的力量,能撫平他的不安。


「那麼……你想試試看嗎?餵這餓壞的小傢伙。」


他看看手中咩嗚叫著的毛團,再看向對他招手的Newt,深吸一口氣,邁開步伐走向前。

沒有嚴厲的訓斥或怒罵,他面對的只是亂七八糟沒怎麼收拾的木桌;Newt有點忙亂的清出個空間。將紙盒推到他跟前,「你可以先把牠放在這裡。看好牠。」


Newt接著在空位擺上幾個瓶罐,一杯清水,一根長柄湯匙。「這是給漁貓專用的奶粉,這是海草粉,通常會以四比一的比例混合,攪拌均勻,然後用湯匙餵牠……一次不要太多,盛個一半就好,讓牠慢慢吃…」


他依言照做。這樣的事情他並不陌生,就像照顧育幼院的孩子一樣。

Newt看著他熟練的動作,發出驚嘆。「哇喔。」


「非常好,Credence。看來你很有天份。」


被稱讚倒是第一次,微妙的又感到熱度泛上臉頰。他不敢看Newt,認真盯著紙盒中認真舔著湯匙的幼貓,那條小小的魚尾巴甩啊晃,毛茸茸的魚尾巴讓他感到新奇。


「我想這小傢伙很快就會喜歡上你了。」


Newt聽起來很開心。



--

--


Newt離開了一陣,回來的時候帶著一個托盤。說是船上供應的晚餐。


麵包、雞肉、馬鈴薯泥,比育幼院千篇一律的粥豐盛太多,進食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餓壞了,手中麵包吃到一半,他發現Newt在發呆。

手上握著湯匙,動作停在半空,靜靜盯著桌上的燭火;想著什麼出了神。


他不確定要不要喊Newt,Newt似乎沒吃什麼,把大半的食物都給了自己。Newt也沒制定餐桌規矩,只說「你應該餓壞了,盡量吃吧」,他唯一能照著做的就是「盡量吃」,對目前的情況似乎沒什麼幫助。


還好Newt不久就回過神來,注意到他。


「喔、喔……抱歉。你吃完了?」

「……您沒有吃什麼。」

「我沒有很餓。」


他說出口的字句不足以傳達他的心情,他為措詞感到苦惱。Newt放下湯匙,將餐盤推遠,長長吐出一口氣,換了個坐姿,手肘靠在桌上,以手支撐著頭,修長的手指插入髮間,掌根壓上太陽穴。

他的視線再度落在Newt的手腕上。

羽狀的黑色印記,像道醜惡的烙印。


「那是我害的嗎?」

字句脫口而出。

問出口之後他突然意識到事實,他知道那是他造成的,雖然印象模糊,但那樣的印記他的確看過;灰黑色,在已然失去生命的屍體上,死者眼睛大睜,瞳孔失去神采,整個臉龐到脖頸全是灰黑色的羽狀印記。

利爪撕碎了血肉,汲取能量,重新拼湊的碎塊已然沒有生命,只是一團廢棄的空殼。


--那是我。是我做的。


「Credence。」


Newt喊他,然而從Newt的眼神中他讀懂了什麼。他向來對於人類的情感極度敏銳--畢竟這是他長年賴以生存下來的技能--特別當人們試圖對他隱瞞什麼的時候,他認得那種眼神。


--我殺了他們。


記憶中模糊不明的臉龐逐漸變得清晰,恐懼感湧上,尖銳的刺痛感穿透心臟。

一瞬間視界開始晃動,他站起身來,本能想逃跑,但不知道要逃去哪,蹌踉著試圖後退,他撞翻了很多東西,絆了一下又重新爬起,眼前逐漸變黑。


再一次他又即將跌落,那個純黑的夢。呼吸困難,他抓住自己的咽喉。


「Credence,冷靜下來。」

「聽著,我在這裡,你哪裡都不會去。」

「不要過去……」


痛楚太強烈了,恐懼一度讓他失去意識,但他隱隱約約能夠聽得到Newt的聲音,某個力道圈住自己的肩頭,圈得很緊。Newt的聲音由遠而近,慢慢變得清晰。


「不要過去,留在我身邊。」


聲音輕柔,但是壓過他的恐懼和痛楚,是股更強烈的力道和情感。


--留在我身邊。


黑霧散去,他睜開眼睛,大口喘息。眼前是Newt焦急的神情,和亂七八糟、桌子翻了、椅子倒了、牆上有數道裂痕、物品散落一地的木屋。


「我剛剛……?」

「抱歉,那是我的錯。我不該發呆的。」

Newt抓著他的雙肩,看著他的眼睛。

「你還好嗎?Credence。」

他點點頭。Newt看著他,再三確認之後才放開手。

他的視線轉向亂七八糟的木屋,縮了縮身子。「我、我很抱歉、那個……」

「喔。」Newt急促地打斷他。「那沒關係,闖進木屋裡的搗蛋鬼們也常做這樣的事。」

Newt的神情讓他聯想到急於掩蓋花瓶被打破的孩子,男人轉身拿起一旁的魔杖,看似隨興的隨手一揮。

魔杖頂端發出柔和的光芒,光芒所經之處,物品慢慢自動回復原狀。


他目瞪口呆看著依序飛舞,重新組合的碎片:「這、這也是魔法嗎?」

「我哥哥總會因此罵我投機取巧。」Newt說:「但我常用。」

他望向Newt,Newt繼續解釋。「大概是我最熟練的魔法咒語。」

「你知道……比如當你不小心,打破花瓶的時候……。」


腦中不自主將Newt的神情和育幼院裡調皮搗蛋的孩子重疊,不知道為什麼讓他覺得很好笑。

笑出來有點失禮,但他沒能忍住。


「很好,就是這樣。」


他一臉茫然,慌忙想低頭避開Newt的視線,但被Newt阻止。

Newt的手指輕輕撫過他頰側,指尖冰涼,輕柔的力道引導他抬起頭,跟Newt對上視線;Newt看起來比他還要緊張,於是他暗暗鬆了口氣。


「Credence,請聽我說。」

「我用了比較魯莽的方式救了你。為了不讓剛剛的情況再發生,我想在你身上施加一道守護的咒語。」

「這是一種古老的守護咒語,難度很高。有點像是把心中最快樂、開心的感情分隔出來,然後……」


Newt停下來,他依舊一臉茫然。

Newt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,「好吧,我又說太多了。」

「我並不想講得這麼複雜,簡單說就是……我得努力回想自己開心、快樂的情感。而我需要你幫我做某件事。」


Newt深吸一口氣,有著漂亮色澤的眼睛看向他。


「請為我微笑。Credence」


他愣住。

陌生的情感在胸口流動,他又感到熱度泛上雙頰,同樣也是情緒,但這是柔和的、溫暖的……就像Newt的引導。他花了一點時間去習慣它、感受它,定格幾秒才發現自己並沒有被刺傷。

依舊是某種波動,翻攪著,但不會痛。

泛開來的暖意引發莫名的酸楚,他一瞬間覺得想哭,但他目前的任務是笑容。


Newt拿起魔杖,遞給他一個安心的笑容之後,緩緩閉上眼睛。

這男人有著長長的睫毛,閉上眼睛之後更加彰顯出來。


他嘗試牽起嘴角,拙劣的試圖模仿Newt。

勉勉強強算是做出了一個笑容。

銀白的光芒閃過,先是點點閃耀,像往空氣中潑灑的亮粉;接著這些亮光慢慢聚合,環繞著他連結成線,拉出一道一道優雅的銀白弧線,以他為中心,交織組合出繁複的圖騰。他隱隱感覺得到力量在流動,像是有什麼古老的、巨大的存在準備被召喚而出。

但更清晰明確的還是溫暖。

如果能將「溫暖」的感覺具現化,大概就是這種程度的美麗。


那光芒美麗而耀眼,太過美麗,他忍不住伸手碰觸。

指尖觸及銀線的同時,銀線像是有自主意識一般,輕輕繞上他的手指,再延伸開來,發出更耀眼的光芒。銀線隨著他的動作移動,他的手指移到哪裡,銀線就聚集到哪裡。


像是他自行施放的魔法。





--

--


最後一段參考的是pottermore的網站:https://my.pottermore.com/patronus

網站做得很漂亮。可以去這個網站體驗一下召喚護法(patronus)的感覺。

感謝大家喜歡這篇文,如果我能平安不中途斷頭把這篇寫完,都是因為能收到你們的鼓勵的關係。

很久沒回來歐美圈,還有點手生。盡量好好寫完它(欸

评论 ( 3 )
热度 ( 40 )
  1. 今夜我愿化作一只盯裆猫Apple Soul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