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le Soul

京京、黑青兩人社團
同人文字創作為主

【東京喰種】
ヨモウタ(四方詩)
【刀劍亂舞】
伊達組、太郎太刀中心、岩融中心


【京京】
在火星上種馬鈴薯
在CWT的中心呼喊,我自己

【黑青大叔】
酪農,想吃的肉自己養

applesoulfanfic@gmail.com

© Apple Soul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Newt/Credence] I found you 01

電影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同人文。

Newt/Credence ;斜線前後無差。基本清水糧食向。

棄權,角色不屬於我。

只是想滿足腦洞;本人只看過電影,所有一切都是瞎掰+腦洞。

--

--

01 闇黑怨靈  (An Obscurus)


就像一場深黑色的夢。


夢裡他被陰影吞噬,被利爪撕扯成碎片,感受最清晰的是痛楚,血肉剝離,骨頭被抽出來,他找不到自己原本的形體,於是喊不出聲,也無從施力掙扎,陰影中無形的力量會將他重新拼回原貌,亂七八糟的隨興拼湊,然後再度將他撕扯成碎片。


他還能感受到心臟處的躁動;主要是溫度,溫度蔓延開來,伴隨熱辣清晰的疼痛,像每次被皮帶抽在手心時,唯一他能思考的事情。痛楚超越某個程度之後,就只剩下層層加疊的燒灼感,情緒梗在胸口像尖利的錐子;最初是哭泣和恐懼,然則哭泣無效,恐懼也不能減輕痛楚,接著憤怒升起,憤怒、憎恨、殺意……那些情緒具有重量並且尖利,他一方面極力想甩脫,但另一方面驚恐的發現它們逐漸壯大,纏繞盤旋,四散開來吞噬一切,最後連他自己也一並吞食。


他喊不出聲。

每作一次夢,夢中的深黑就更加濃重。

他是破碎的、他的掙扎具現化為某種劇烈的撕扯,他會在醒來之後看到周遭被毀壞的建築,整棟屋子只剩半面牆,地上巨大的裂痕就像被利爪劃過,他看到被破壞殆盡,成為虛無的景像--什麼都沒有了,狠狠的、毀壞了。

就像他自己一樣。


他恐懼他顫抖他哭泣他試圖喊叫,然則這些舉動就像某個迴圈,在他的成長歲月裡不斷反覆。

也不斷對他證實:這樣沒用。

明智的選擇是當個遵守規則的乖小孩,不哭不鬧把例行公事完成,完成得越早,就能少一些鞭打和怒罵。

於是他掩住自己的口,用雙手壓緊,吞回驚惶不安吞回那股躁動;像將乾硬的麵包塞入嘴裡,努力吞嚥下去,壓入胃裡。不管多難吃、不管多痛苦。

但他是一直能夠感受的,那股躁動。並沒有因為強行壓制而消逝。


作夢的時候,他是相當痛苦的。

陰影反覆的撕扯無異酷刑,但也是第一次,他體會到某種不再受束縛的感覺。可以盡全力掙扎、盡全力毀壞、可以不再壓抑任何事情,將那些情緒狠狠甩出去,狠狠大吼。意識和理智逐漸消逝,如果放棄撐持理智,他隱隱知道自己最終會再也找不回自己,在夢中迷失不會再醒來,忘記正確組合的方式而永遠喪失形體。他本能的感到危險,讓力量這樣失控下去是危險的。


但似乎,也沒什麼好在乎的。

他幾乎沒有任何能盡情哭泣大吼的機會,想想覺得諷刺,他牽起嘴角。

思考被他奪回來一些,陰影將他重新組合成人形。他的視覺恢復。


映入眼簾的是微弱的光。

沒有毀壞一切的場景,微弱的光形成了薄薄的防護罩,黃白色的光看起來柔和而溫暖,籠罩著船艙。

他跟前有名拿著魔杖的男子,瘦高,藍色長大衣。船艙裡就只有他跟男子,中間隔著魔法防護罩。沒有被毀壞的事物、沒有驚慌失措的哭喊。


出乎意料的平靜。


「就是這樣,很好。」男子說,語調溫柔:「你看,沒事了。」


那是張陌生的面孔,他之前應該沒有見過這名男子,但微妙的卻有股說不上的熟悉感。

輕柔的聲音很好聽,就像黃白色的光讓他聯想到溫暖,男子看著他的眼睛說話,認真專注。當他將注意力放在聆聽男子的聲音時,疼痛似乎離他遙遠了一些。

陰影撕扯他的力道稍稍減輕,但他依舊無法收拾它們;他不想面對自己做的事情,雖然不確定自己做了什麼--又會挨罵的。不管是什麼,總之不是守規矩的孩子應該做的事。


「Credence。」男子輕喊他的名字:「聽我說,你受了傷;不能這樣放任力量下去,會傷害到你自己的。」


聽上去是很難理解的話語,為什麼有人要關心他是否受傷。但男子說話的聲音好聽又輕柔,就像某種無形的力道,吸引著他的注意力,讓他繼續聽下去。

陰影的利爪撕扯掉他半邊手臂,他一咬牙。數道黑影盤旋而起,分裂成羽狀四散開來。


「我需要你平靜下來,你能為我做到這件事嗎?」


「……很痛。」他說。流竄著的鼓躁情緒其實讓他想大吼,他其實應該大吼大叫才對,但出口的聲音聽起來那麼有氣無力。


「我知道。我能幫助你。」男子說,他覺得男子的表情看起來很悲傷。


但是為什麼要悲傷?因為他嗎?為什麼要因為他而悲傷。


「我想幫助你,Credence。」


「我不想控制它們。」他往後退,更多的黑影盤旋而起:「……我、我做不到。」


「那就不要控制。」


男子對他露出笑容,溫文有禮。像一名斯文的紳士,但紳士通常穿得更豪華一些,昂貴的西裝、領結、擦得發亮的皮鞋,匆匆走過,連正眼都不會看他一眼。


「不確定你剛剛有沒有聽到,重新自我介紹一次,我是Newt。」男子放下手中的魔杖,防護罩消失。船艙內少了溫暖的黃光,就只剩下陰影的呼嘯。「我可以靠近你嗎?Credence。」


陰影從他身畔蔓延開來,開始侵蝕整個船艙,他感到胸口劇痛。又被狠狠抓了一記,但他仍維持著人形,Newt的聲音幫助他撐持意識。 


「不用害怕,我只需要你冷靜下來、冷靜下來……。」


沒有魔杖,沒有任何與他的力量相抵抗的魔法。Newt舉起雙手,看著他的眼睛,「我可以往前一些嗎?」


他怔怔點頭。心中某個地方覺得不太妙,但是怔怔點頭。


「我不會攻擊你。」


於是陰影的力量出手了,Newt一往前踩,陰影立刻纏繞上去,像是找到一個新的攻擊目標,放開他,利爪轉向Newt瘦高的身軀;他嚇了一大跳,那股撕扯的痛楚他深深了解,看著黑影迅速纏上Newt的手肘和腳跟,一瞬間激動起來--不!!等等!!不能……


--他從來沒有想要傷害任何人。


他想退開,而Newt的動作比他想像中的快。

那纖瘦的身影意外靈活,穿過陰影、穿過尖銳的利爪、穿過他未能發出聲音的字句;毫不猶豫的進入將他吞噬的夢裡,任由那片深黑撕扯。他看到力量的利爪在眼前閃過,但並沒有預期的痛楚,Newt為他擋下了攻擊。

他的意識還保存著,視線裡是深黑的碎片,像散落滿天的羽毛。


「沒事的。」


Newt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輕輕柔柔。


「我找到你了。」


他感受到溫度,不是燒灼痛楚的、來自內部的鼓躁,相反的很柔和,暖暖的,能撫平一切似的,很陌生的感覺。柔軟的力道將他包裹,那溫度來自與對方的肢體接觸。


一個擁抱。




--

--

评论 ( 1 )
热度 ( 50 )